愿来世 能与你相见【二】【高绿/中篇HE大概】

“所以,你的意思就是说,这里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?”
高尾瞪着眼看着面前这个白净的绿发青年。
“算是吧。”
绿发青年扶了扶镜框。
“所以说我没死——!?”
“不。虽然这里不是天堂或者地狱,但你确实已经死了。”青年俯视着高尾。

高尾不算矮,但他竟比他还要高差不多一个头。

“这里是类似你们说的‘乌托邦’之类的地方,当人死之后,他们的灵魂就会来到这里,然后由领路人告诉他们接下来该怎么做。”那人又扶了扶镜框,“我是你的领路人,绿间真太郎。……”
最终还是死了啊。

所有的想象,都不及别人直接告诉他来的有实感。
绿间后面的话他都没有听进去,未完全退却的强烈的失落感瞬间涌回,将他淹没、掩埋,仿佛被塞在了一块冰里,沉不下去却也无法浮起。
冷。
我死了的话,和雪她一定很难过吧。会不会哭呢…啊不对,已经哭了…当时连安慰她都做不到我真是太差劲了…那一碗豚骨汤拉面永远都还不了了呢…
还有爸妈,那么辛苦的把我养大,我就这么走了啊…还没有真正的尽作为长子的责任啊…
我还有好多事没做完,还没有考上东大,还没谈过恋爱,还没有成年,还没践行我的环游世界计划,还没学车,还没试过一次蹦极……还没开始,就全部结束了。
高尾感觉自己好冷。冷得发抖。
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。这种极度不甘与失落,却无能为力的绝望感,几乎浸透了他的身体。
明明还能有感觉。
明明自己看得到,想得到。
明明……
"你冷静一点。"
颤抖的手按住高尾的肩膀,他抬头,一双碧绿色的眼瞳,那双在相见之初就让他为之惊艳的、如同宝石般翠绿的眼瞳,就在他的面前,透露出坚定。随后,他便感觉自己被笼罩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。
"一切都会过去的。"
眼泪无声地流下,终究变得一发不可收拾。颤抖着,呜咽着,仿佛要将一切的负面情绪一并宣泄出来,重重地砸在地面上。

......
当时的自己……也是这么过来的呢。
不过当引路人找到我的时候,我已经彻底哭完了吧。

绿间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对不对,但至少,他能感受到这个人的情绪正在逐渐稳定下来。

如果能稍微感觉好一点的话,这样......也好。

感觉怀中呼吸逐渐平复下来,绿间拍拍高尾的后背,松开了他,“情绪稳定了的话,就继续听我说。”

“唔。”高尾抹了眼泪,直接坐在了地上。虽然没有完全恢复,但他也慢慢开始尝试着去接受这个事实。

毕竟,事已至此。

“虽然我是你的领路人,在这里也有一大堆的规矩,但是,转世这个说法,你在现世有听说过吧?”

“所以,”绿间清了清嗓子,“在这里留下与否,你现在是有一次机会做出选择的。”

转世......吗。

忘记一切,忘记生平的所有,以一个全新的面貌开始全新的生活。

高尾和成这个人将不复存在。

“大概在这之后还要等很久才能再次选择了。你要考虑好。”

嘛,听上去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呢......。

仿佛是为了让高尾能够好好的思考,绿间在刚刚说完那句话的时候就已经停下,静静的看着他。

你要直接离开吗?还是选择留下。

绿间自己也是第一次成为领路人。在这之前,他也经历过无数次类似的选择——当然如今他依旧需要选择——但是还没有什么东西能让他放弃这个地方,选择转世。

只是想以绿间真太郎的身份生活的久一点,哪怕只是在中转站。

舍不得。

抬眼看见依旧在思考中的高尾,他忽然感觉有些烦躁。

不是刚刚还在纠结生前的事情吗,怎么还做不了决定啊。

要知道立刻转世的话,什么机会都没有了啊笨蛋!

就在绿间纠结时,他抬起了头。

 

当赤橙与碧绿相碰撞,一切波澜都平静下来,仿若那从来就未曾出现。

刚刚黯淡下去的橙色眸子重新变得明亮了起来。

他静静的看着绿间,嘴角上扬。

“果然我还是留下吧。”


【年龄差大概是4-5岁】

评论
热度 ( 3 )

© 一颗栗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